分类
新闻资讯

祝桥东海一农妇为治病种罂粟,浦东检察院经综合评量不予起诉

  浦东新区检察院对六名农妇涉嫌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案召开不起诉听证会,浦东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听证员、评议员、公安机关民警代表等参与听证,会上一致同意对嫌疑人作出相对不起诉处理。

  经查,2019年12月底,沈某仙等人找到一些罂粟的种子,在承包的桃园内种下。这些种子发芽后逐渐长大开花。

  今年4月,浦东公安分局东海派出所民警在巡逻过程中,发现了种植在田地里的罂粟花,最后找到种花人沈某仙,当面拔除812株罂粟。

祝桥东海一农妇为治病种罂粟,浦东检察院经综合评量不予起诉

  到案后,沈某仙自述:自己种植的罂粟不曾贩卖,均是自用。

  包括沈某仙在内,警方共查获六人非法种植罂粟。检察官表示,就办案而言,这六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但是他们有特殊原因,都是老年人,从来没有犯过罪,而且种植罂粟是因为轻信了他人所说的罂粟可以治疗风湿等疾病的说法。公安机关也进行了及时铲除,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综上,浦东检察院经过综合评量,认为符合相对不起诉条件,

  浦东检察院检察官 赵忠玺

  6名嫌疑人种植的罂粟都已经超过了500株,已经构成了我们国家刑法规定的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非常真诚地提醒大家,毒品千万不能碰,种植毒品原植物,比如罂粟壳等一些植物也是构成犯罪的,请大家一定要牢记。

分类
新闻资讯

店铺10秒被吞噬!上海一小吃店爆炸起火 所幸无人员伤亡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昨天(29日),上海德园路一小吃店发生爆炸,现场发出巨大声响。据店内监控显示,5月29日下午3点47分,位于德园路上的一家安徽小吃店,突然发生爆炸。起火的瞬间火光冲天,仅仅10秒,火焰就将整个店铺吞没,五六十平方米的店内到处是明火,桌椅也随之被烧。因爆炸威力较大,受到冲击波影响,周边店铺受爆炸影响有不同程度破坏。

店铺10秒被吞噬!上海一小吃店爆炸起火 所幸无人员伤亡

  事发时,小吃店里有数位顾客和工作人员,他们均及时逃生,逃离后还及时报了警。上海市联动中心接到报警后,立即调派普陀、嘉定7辆消防车、40多名消防员赶赴现场处置。

店铺10秒被吞噬!上海一小吃店爆炸起火 所幸无人员伤亡

  消防员将明火扑灭后,进入小吃店内部,现场已是狼藉一片,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店铺10秒被吞噬!上海一小吃店爆炸起火 所幸无人员伤亡

  经初步调查,起火原因为泄露的液化石油气遇火源引发,目前进一步原因还在调查中。(总台央视记者 徐鸣佳)

分类
新闻资讯

疫情趋于平稳,这些上海小区为何仍然不让快递送上门?

疫情初期,申城小区为了疫情防控,均在小区外设置了快递接收点,不允许快递员、外卖员进入小区,居民自行取走。随着3月初这一措施“解禁”,不少社区早已正常化,快递员、外卖员凭绿码、测温正常即可进入小区送件。

  疫情初期,申城小区为了疫情防控,均在小区外设置了快递接收点,不允许快递员、外卖员进入小区,居民自行取走。随着3月初这一措施“解禁”,不少社区早已正常化,快递员、外卖员凭绿码、测温正常即可进入小区送件。

  但是,却有一部分小区仍然坚持着快递外卖统一接收的做法。与疫情初期不同的,只是将快递接收点从小区外移入小区大门内,但仍需要居民自行来取。一些居民向12345市民服务热线投诉,称小区这样规定,让快递外卖失去了其应有的便利性。

  疫情渐趋平稳,快递外卖送上门还有何不妥?这些小区为何不愿给居民方便?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进行了调查。

  这样可以杜绝快递员在楼道内小便

  上海市静安区洛川东路360号东方公寓小区便是一例。5月25日,小区居民李女士致电“12345”,要求有关部门尽快出面协调,让物业允许快递送上门。

  5月28日,记者来到东方公寓小区。小区不大,一幢20层楼的高层是小区的全部。小区门口洛川东路边,疫情初期树起来的蓝色帐篷尚未拆除,一名保安坐在帐篷里,身后就是统一接收快递的3层货架。但货架上空空如也,难道居民的投诉电话这就起作用了?保安否认,指着小区里高层楼门口说:“移到里面去了”。

  小区高层楼门幢口南侧,接收快递的5层新货架摆在角落,上方安装了遮雨的雨棚,看起来条件不错。货架旁摆着一个圆形玻璃桌,专门用来放置外卖。一名中通的快递员正在将电瓶车上的包裹往货架上摆放,数一数货架上已有大大小小20余个快递包裹。他边放边打电话,提醒收件人尽快下来自取。货架一侧有个小门,快递员离开后,小门内走出一名保安,忙着将几个包裹按照楼层顺序重新整理。他告诉记者他是专职的快递看管员,主要职责是看管快递防止丢失,晚上将未取走的快递包裹收进屋,兼顾着收拾货架、协助业主取件。

东方公寓小区高层楼门幢口南侧,接收快递的5层新货架摆在角落,一旁的玻璃桌则用来摆放外卖,上方安装了遮雨的雨棚。

  
△东方公寓小区高层楼门幢口南侧,接收快递的5层新货架摆在角落,一旁的玻璃桌则用来摆放外卖,上方安装了遮雨的雨棚。

  为什么不直接让快递员送上楼?保安干脆地回复:“因为快递员经常在楼道里小便”“疫情开始后,快递统一接收,楼道可以保持整洁,大家觉得挺好,就保持下来了。”保安的说法,得到了小区业委会滕主任的确认。滕主任称,业委会听取居民意见后,决定将快递统一收取常态化,并投入了资金设置了固定的接收点,“居委会也很支持。”遇到大件快递怎么办?记者询问。对方告知如遇大件包裹会安排让快递员送上门,或者由保安帮忙送上门。说完,滕主任还从小门内拉出一个装有轮子的木板小车,称居民如果快递多还可以借用。

东方公寓小区业委会主任正向记者演示装有轮子的木板小车,业主如若快递较多可以借用。

  
△东方公寓小区业委会主任正向记者演示装有轮子的木板小车,业主如若快递较多可以借用。

  与送上门相比,居民还是得下楼自取,多少有些不便,居民是否都赞同?记者守在现场一一询问了几名来取件的居民,他们一致反馈记者“这样很规范”。居民孙阿姨也觉得“挺好”,她说只是多走一步之遥,但换回了大楼的安全整洁。看来,业委会主任所言不虚:“绝大多数居民都认可的,反对的只是个别。”

东方公寓小区配置了一名保安专职看管整理快递货架。

  
△东方公寓小区配置了一名保安专职看管整理快递货架。

  知道居民有意见,但是为了小区好

  东方公寓的快递外卖统一收取措施反对声并不强烈,这或许与小区仅有一幢楼、且接收点就在大楼门口不无关系。在有着3幢楼5个门幢的上海市虹口区衡水路上的国际明佳城,物业也同样采取了快递外卖统一收取的措施,业主能接受吗?

  5月28日,离开东方公寓后,记者转而来到国际明佳城。小区在衡水路上开设有南北两个门,站在小区门口,一眼就能看到两个门内设置的快递接收点。北侧门内,一张办公桌和一块摆放在地上的木板成了快递“货架”,桌子上摆着一个快递包裹和几包外卖,剩余的快递则直接堆放在地上。保安告诉记者,门口本来是有货架的,这两天绿化改造撤了货架,桌子只是临时拿来顶一顶的。小区南门内侧,4层货架贴着门卫室外墙摆放,上方装有遮雨雨棚。但记者看到,由于快递包裹和外卖太多,货架已摆得满满当当,不少包裹只能堆在地上,一名快递员正忙着将架子上的包裹堆叠起来,以腾出空间。

国际明佳城小区,北侧门内,一张办公桌和一块摆放在地上的木板成了快递临时“货架”。

  
△国际明佳城小区,北侧门内,一张办公桌和一块摆放在地上的木板成了快递临时“货架”。

国际明佳城小区南门内侧,4层货架贴着门卫室外墙摆放。由于快递包裹和外卖太多,一些快递只能堆在地上。


△国际明佳城小区南门内侧,4层货架贴着门卫室外墙摆放。由于快递包裹和外卖太多,一些快递只能堆在地上。

  保安称,小区快递外卖不允许送上楼,快递员和外卖员可以将快递外卖就近放在两处接收点,或者摆进小区快递柜中,“这是疫情防控的需要”。记者找到小区康景物业,物业负责人吴经理解释,疫情防控零接触只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原因是以前外卖员、快递员经常行为粗暴,遇到业主不在家时会将门幢门禁拉坏,加上电瓶车在小区内横闯直撞,所以业委会才决定将疫情期间统一接收的措施延续下来。“如果业主确实不方便,可以打电话给物业,我们会帮他送上楼”,吴经理强调。

国际明佳城小区康景物业经理给记者出示了手机上收到的微信,称如果业主不方便来自取,只要提出来,物业会帮忙送上楼。

  
△国际明佳城小区康景物业经理给记者出示了手机上收到的微信,称如果业主不方便来自取,只要提出来,物业会帮忙送上楼。

  不过,国际明佳城的这一举措招致了不小的反对声。市民吉女士先后两次致电“12345”表达了不满,她认为支付了送到家门口的费用,如今却享受不到相应的服务。5月8日,四川北路街道房办曾到小区协调此事,并告知物业相关防控政策,物业承诺会和业委会沟通恢复快递外卖正常递送。但吉女士称,物业此后并未作任何改进。对此,康景物业吴经理表示有些无奈,他告诉记者,物业是贯彻了业委会的决定,“我们也知道一些业主有意见,尤其是对外卖不能送上楼,但这样是为了小区好啊!”

  好事要做好,必要的征询程序省不了

  采访中,两个小区的物业、业委会均向记者表达了对小区有序管理的良好愿望。应该说,快递由物业统一接收对提升小区面貌效果立竿见影,但代价是居民必须愿意让渡出一些便利性。对于一些居民表示出来的不满,国际明佳城物业经理颇为委屈:他认为集中收取的快递必须安排保安看管,必要时还得帮居民送上楼,从物业的角度来说已是“多一事”。言下之意是“做多错多”。

  记者就此询问了多位居民的意见。居民们认为,快递外卖由物业统一接收能否被居民理解和支持,首先还要看小区的自身条件。即一方面这一措施只能在较小的小区推行,小区太大取件路程太长显然不合适;另一方面,物业应有相应的管理能力来完善配套服务,如选择合适的地方、搭建足够的货架、安排专人看管、为有困难的居民提供送件上门等等,如若出现快递外卖受损丢失等意外,则得不偿失。

  更为关键的是,小区调整改变快递外卖进小区后的管理方式,涉及全体业主生活居住,归根结底属于小区自治的范畴,是否推行得尊重全体业主的意愿,而不能仅仅由业委会或物业说了算。国际明佳城业主吉女士认为,疫情期间的临时措施是为了防控大局,业主能够接受;但若要变成常态措施,小区在议事机制健全的情况下,应该召开业主大会进行表决,在取得大多数业主同意的情况下再推行,否则极易产生矛盾。“快递员不送上门都得征得同意,全小区这么大的事岂能自说自话?”

  题图:国际明佳城小区,由于快递外卖不允许送上门,一名外卖员将外卖放在小区门口的桌上后,随即转身离开。